— 我是卷毛 —

【sunpark】【孙朴】刹住睡眠

 


*勿上升真人

*ooc我的锅,现实向的时间错乱也是我的锅
*炮灰蛋妞出没,我对不起她

*有虐,结局当然是甜甜的he,大家请放心食用。

*希望park能快乐,这是他和我们最大的愿望了。

*我总觉得中间过渡得特别不自然,这篇得空一定做修改...。【2018.5.1劳动节修改啦!】

 

 

 

>>>>> 

 

 

0

 

朴泰桓最近特别嗜睡。

 

一个不用训练的下午,竟让他从13点睡到17点半,完完全全浪费掉了一个下午的大好时光。

其实他的本意并非如此,只是————

柔软的床垫、干燥温暖的被子、怀中蓬松的圆形抱枕、拉着的窗帘、温度适宜的房间....

一切都像幼时午睡时妈妈的爱抚,让人沉溺睡眠,不可自拔。

 

 

对嘛,才不是我自己的问题。

 

朴泰桓理直气壮地按掉闹钟,一拉被子,周遭再次恢复黑暗和沉默。

不过三分钟,被子就透出他平缓绵长的呼吸声。

 

 

 

 

1.

 

这次是在一片下着雨的茂盛树林里。

朴泰桓撑着一把深驼色的长柄雨伞,一步一步地踏着地上的湿润泥土试图穿过林间。但当他走出这个绿得发油的林子时,在眼前的竟是连一片叶子都没有的光树杈。

他犹豫着小步走了过去,在踩上一层厚厚的枯叶的那一瞬间,体感温度一下子跌了好几摄氏度。下意识裹紧身上单薄的夹克外套,把雨伞往身前倾斜,却依旧挡不住前方好似凛冬时刺骨的冷风。

朴泰桓回头看来时的路,却惊讶于身后的一切都被林中的浓雾挡了个严实,看不出个真切。


 

只能硬着头皮向前走了。


朴泰桓努力撑着伞,脚步杂乱地走在林中。

突然一声呼啸,毫无征兆的猛风一下子吹跑了手中那把驼色雨伞。冰凉的雨水打在手上、脸上,顺着脖颈流进了衣服里,那寒极了的触感猛地让他立刻打了个冷战,浑身一哆嗦——————

 

 

一睁眼。醒了。

 


 

3.

 

“哥你可吓到我了,怎么醒的这么突然?”

眼前是放大了的女友关切的表情。

朴泰桓渐渐从梦里的寒冷中脱身,为表安抚嘴角象征性地扬起一个笑容,

“没关系的,只是做了个梦。”

 


墙上的挂钟提醒他现在是下午的18点零5分。

女友在听到他的解释后松了口气,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就突然起身跑出了房间,随即而来的是一股食物烧焦味。朴泰桓跟着起床,靠在房门上,看着不远处厨房里忙着欲盖弥彰的小女友,低头无奈地一笑,说:“我可都看到了。”

女友手上动作一滞,一个瓷勺子“啪”得就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朴泰桓急忙快步走过去,拉住了手足无措的女友的手到一边。


“我来就好。”


他蹲下身子,小心地捏起不是豁口的一端。

陶瓷材质冰凉的触感让他一下子回想起了梦中的那寒极了的雨,手一晃,差点拿不牢。

 

把碎勺子扔进垃圾桶的瞬间朴泰桓竟有种解脱的感觉。

掸掸手,微笑着回过头,搂过女友。

手上传来的是隔着纺织品的温暖,不过应该也足够了。

 

 


4.

 

澳洲的训练地宿舍。今天的训练一如既往地让人怀念枕头和床。

朴泰桓加快脚步回到宿舍,洗好澡吹好头就倒在床上,灯都来不及关。


 

奇怪。


过了一分钟,朴泰桓居然神志清晰地爬起来关掉了灯,回到床上靠着床背呆坐在黑暗里。平时都是沾枕即眠的,今天居然出现了失眠的前兆。

奇怪,真是太奇怪了。

放空了一会还是起身开起了灯,摸了摸背包,才记起手机放在教练那里。不甘心地又翻了翻行李箱,除了泳裤还是泳裤。

他泄气地坐在地上,门外传来一阵刻意放轻的脚步和教练的轻声询问:

 

“Parky,do you sleep?”

 

他赶忙站起来把行李箱踢到床下,一边回答着nonono一边四处找拖鞋。

一开门,只见教练拿着他的手机晃了晃,“You have a lot of information. I think you'd better take alook.”

 

他疑惑地接过手机,道了声谢关上了门。朴泰桓重重地躺回床上,捧着手机解锁后下拉信息框,果然是一堆未读短信和动态。

把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右滑删去,留下的是女友的消息和ins里突然暴增的评论回复。


女友的消息很简单,大意是:把之前的ins注销了现在好无聊啊、你今天累不累、你什么时候回来之类云云。

 朴泰桓快速地打了几个“我陪你聊天”“我很想你,真想早点回来”后马上退出聊天界面转投Instagram。


评论大多在于最新的一条下,却与原文极其不符。

中英文都有,朴泰桓蹙眉试着用翻译软件翻译了一下,啊。

 


果然又是和那个人有关。

 


他沉默地无意识下翻评论,一条新评论恰巧跳了出来。


“Park!please go to sina weibo tosee!!!”

 


朴泰桓一定是着了魔,才会点开手机应用界面最后一个黄红色图标,又顺手在输入框里打上sun。

搜索结果第一条是一张那个人的图片,看样子是在认真地演讲。

他的视线刻意地从那个人白净的脸上离开,未料背景的PPT才是重重一击——简单的排版中两个明晃晃的名字赫然挂在上面。

 

“孙杨”。

“朴泰桓”。

 

“孙杨与朴泰桓及其他优秀运动员200米自由泳中游泳技术….”

 

“孙杨与朴泰桓及其他运动员”。

 

“孙杨与朴泰桓。”

 

 


5.

 

和之前那次隔了好几个月,朴泰桓又梦到了那个梦。

 

他抖了抖身上的水,这才慌张地发现因为之前的雨伞挡住了自己的视线,是漫无目的地向前乱走、所以现在雨伞被吹走了,自己就不知道走到了哪里。


头顶的树杈光不拉叽的,什么东西都遮不住。放眼望去,这一片都没有任何可以躲避的地方。

雨小了一些,朴泰桓思考了一下,敲定不能傻傻地待在原地,于是随便选了个方向向前走。实践证明,他的第七感没错——

在黄褐色的枯叶小路的那边,居然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圆点。

 

有其他人!


朴泰桓喜出望外地操纵着自己淋过雨后沉重的身体向那个圆点跑去。

那圆点原来是个蹲着的人的背影,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后站了起来,回头一看。

眼神交融,都是说不出的惊喜。

朴泰桓气喘吁吁地在这个人的面前停住。

这个人的他从来没有见过的,是很面生的东方面孔。

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该不会是同胞吧…!

脑袋里经过激烈的斗争后朴泰桓琢磨着开了口:


“Hallo?”


面前这个人只是笑着,笑得非常高深莫测,没有回答他。

朴泰桓看不懂了,他也没有热脸贴冷屁股再多说什么。两个人就这样无言地站在雨里,谁都没有说一句话。

朴泰桓熬不住了,最后还是打算独自上路。


“Bye…!”“Please wait!I have a present for you.”


告别和挽留同时响起。

只见那个人不知道从上衣的哪里掏出一个亮晃晃的球状物体,伸长手递了过来。见朴泰桓不接,还颠了两下。朴泰桓狐疑地接过那样东西,那个人像是松了一大口气,释然地笑着,向着另一个方向跑远了。

朴泰桓目送着他离开,手上忽然间传过来的温暖让他不由地低下头——

在手里静静躺着的,是金黄色的、圆滚滚的、有温度的、

 

一颗太阳。

 

 


6.

 

朴泰桓是被手机吵醒的。在接起电话的时候他留意到锁屏上显示已有5个未接来电。

“泰桓你终于接电话了!”

“Dan…?”

女友不像是在早上会打电话给自己的人,但电话那端明显带上哭腔的尾音让朴泰桓觉得事情不简单。

“怎么了?”

“哥昨晚不是说会陪我聊天吗?我一直等着呢,可是到很晚你没有再回复我,我还以为是哥出了什么事….”

“没事的,昨晚不小心睡着了,让你担心了真是抱歉。”

“…....泰桓,你是压力太大了吗?我刚刚看到了,是孙杨…......”


“没有,不是的,不是他的缘故。”


“这么说哥是看到了?孙杨他这么做绝对…....”  “我都说了不是他的缘故!”

空气陷入了死一般的僵沉。

朴泰桓突如其来的愤怒让女友措手不及,电话那端没了声音。

朴泰桓烦躁地挠挠头发,压了压自己的情绪:

“dan…我想我需要冷静…到时候给你回…”


”滴..滴..滴…”


女友没有耐心听完他的解释,提前把电话挂断了。

朴泰桓丢开手机,闷头埋进了被窝。

 

该死…现在要怎么办才好。

 

 

7.

 

朴泰桓用太阳把自己身上都给烘干了。这颗温顺的太阳在干燥完他的厚刘海后自己浮到了他的头顶上,撒下一层光幕,阻挡了冰冷的雨。

光幕里是干燥温暖的,他好奇地用手穿过屏障,被外面的冷气一激又缩了回来。

呀,真是个好礼物呢。

朴泰桓微微一笑,向着那个人离开的方向默默弯了个腰:太谢谢你了。

那么现在,就和太阳重新上路吧。

 

雨不知不觉停了下来,太阳收回光幕,开始浮在朴泰桓的前方,好像是带路的导游。朴泰桓安心地跟着它向前走,两边的光树杈渐渐渐渐被替换成有了嫩芽和生机的树枝。朴泰桓有种预感,自己走了这么久,经历了这么多,兜兜转转所寻找的东西,马上就要找到了。


 

8.

 


“Ladies and gentlemen, the destination of this trip: Jakartais coming….”

 

朴泰桓扯下眼罩,惊讶于自己睡了这么久的同时也讶异自己过了这么久又梦到了后续。

梦里的一切都向着好事发展,而现实中的未来还充满着不确定因素。唉西,怪不得都说梦是相反的。

 

现在是2018年的8月,正值第18届亚洲运动会游泳项目开始之际。朴泰桓也算是除了主办方最早来到雅加达的运动员之一,听说近日里中国队和日本队待会也会陆续到达选手村。

 

不知道是不是这也许是职业生涯的最后一场大赛,朴泰桓的内心充斥着不安。

而运动员消除不安的最好方式,就是运动。

他拖着行李箱找到选手村的房间,把东西稍稍整理了一下就背上装着泳裤和泳镜的包走向了空无一人的训练馆。


当他游完一组热身,把头透出水面时,在岸边竟然蹲了个裸着半身的人,看样子也是运动员。

朴泰桓本来没想关注这个,刚想开始第二组训练时,那人站了起来,傲人的身高让朴泰桓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身份。


他怎么会在这里?!中国队不是今天才启程吗?

 

“hey!park!”

 

 

9.

 

朴泰桓也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演变成这个现在这个样子。

明明是去适应比赛环境,却变成了坐在雅加达的咖啡馆里和最主要的对手、最挂念的人一起闲聊。

面前的大男孩还是拥有着一双看见他就变亮的眼睛和一脸傻傻的笑容。

“park,I heard about march,are you ok?”

朴泰桓真是厌透了每个人提起这件事小心翼翼的样子——不就是和女朋友分手了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I'm okay. Don't worry.”

“ok? really?”

“Yes.”

 

孙杨咳嗽了一声,瞟了一眼手心,用一时流利的韩语说出:

“그럼지금따라잡을수있겠니?”

(*那我现在可以追你了吗?)

 

 


10.

 

自从三月份朴泰桓宣布和女友分手后,中国队众人每天固定项目:睡前动员孙杨。

你可以的快去表白吧朴泰桓一定会接受你的我们是你强大的后盾之类数不胜数。

 

而当事人孙杨在想朴泰桓为什么要和女友分手。

 

当时得知了park有了伴侣消息的自己只求一醉方休,可当最希望发生的事情发生时,他反而奇怪于自己为何没有想象中的那样满足和快感。

Park现在一定很孤单吧.....一定很寂寞吧…..那么他是不是会需要我呢…...我要不还是去和他表白算了…....

 

巧了,孙杨的第七感也相当准确:朴泰桓就是很孤单,就是很寂寞,就是需要孙杨的表白。

 

 

 

雅加达的咖啡馆。

朴泰桓直起身子面对着满脸红成猴子屁股的孙杨:

 

“I'm okay.”

 

 

12.

其实分手的原因很简单。

无非是两个人不合适,女友占有欲太过,受不了聚少离多;到了后面朴泰桓也就懒得应付也没那个时间应付,总之是没有缘分,最后就相忘于江湖了。


两字选手像那个做了快一年的梦,孜孜不倦地通过各种途径告诉着他——

“我一直在你身边,你永远是我最重要的人。”


他之前只知道自己和孙杨已经过了很多很多年,有次得空算了一算竟已十年多。

天呐。

他感叹于时光的流逝,却又扪心自问:

自己这十年来,一直在逃避,不愿承认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想通了之后,也不过是句:“孙杨,也是他生命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也许,自己也应该是时候直视这段感情了。

 


终究是10年的朋友,默契100分的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选在了8月的雅加达。

印度尼西亚温热的季风拂过,带来一丝情谊相通的气息。

孙杨克制多年的表白和朴泰桓姗姗来迟的顿悟,终于还是有了个好结果。

 

 

 

这天晚上朴泰桓又做了个那个梦,是完结的部分。

 

太阳带着他穿过春天的树林,在那尽头,竟是一望无际的蔚蓝色大海。

朴泰桓克制不住走向海中的脚步,在沉入水中的那一刻,他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一条海豚——肌肤紧贴着温热的海水,自由地游走在海洋当中。

而与此同时,被放在岸边的那颗太阳升入高空,隐进云层中,向这世界撒下光幕。却单单只有一缕,像舞台上的追光灯一般始终跟随着海上那只自在畅游的海豚。


鸥鸟掠过天空,划出一道美丽的白色痕迹。

 

 


13.


站在雅加达400米男子自由泳的最高领奖台上,朴泰桓偏头看了一眼一同站着的孙杨。

猛然间发现:他的脸,与梦里的那陌生人,有几分神似。

 

 

喔省省吧朴泰桓,请刹住睡眠。

现在可是现实世界。

他和那颗太阳一样,是你的了。

 

 

 

 

-end-

评论(9)
热度(97)
  1. 炸鸡养乐多我是卷毛 转载了此文字

2017-10-14

97  

标签

sunpark孙朴